HTTP/1.1 200 OK Date: Tue, 20 Aug 2019 10:43:50 GMT Server: Apache Last-Modified: Wed, 08 May 2019 08:42:27 GMT ETag: "9b31-5885c502c42c0" Accept-Ranges: bytes Content-Length: 39729 Cache-Control: max-age=600 Expires: Tue, 20 Aug 2019 10:53:50 GMT Vary: Accept-Encoding Content-Type: text/html Content-Language: zh-CN [《中国残疾人》杂志]教育:自立的阶梯-滨州医学院
[《中国残疾人》杂志]教育:自立的阶梯
发布日期:1999-04-29 16:09来源:《中国残疾人》杂志 编辑:林筱芳 责任编辑:资讯中心 浏览数:

1997年秋,德国菲利普斯大学,世界第五届睡眠呼吸障碍大会集结了该学科最权威的学者。

一位个头不高、黄皮肤黑眼睛的肢残青年和他宣读的论文,引起与会者的一致关注。他是刚刚获得北京医科大学呼吸内科博士学位、年仅29岁的韩芳。他的论文经专家评定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不久即在一家国际权威刊物发表。在19984月召开的中国首届睡眠呼吸学术研讨会上他获得了“中国呼吸学者伟康奖学金”。

小时生长在晋北农村的韩芳,不曾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走向世界。

家境并不富裕,自己又因小儿麻痹症致残,他想,考个中师,能自食其力,也就可以了。但在当时,一般中等专业学校都不招收残疾考生,更不用提师范学校了。他考分很高,却连参加体检的资格都没有。

1987年韩芳高中毕业,招生环境与三年前相比已经好了许多。韩芳参加高考,考分仍然很高,虽然未被第一志愿录取,但当时已有了专门招收残疾考生的山东滨州医学院医学二系,他如愿以偿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从此踏上一条自己并不完全了解但显然与以往迥然不同的命运之途。

5年的本科生活是短暂的,但对他影响深刻。韩芳说:“以前是很自卑的,门都不敢出。不仅社会对大家有偏见,其实大家对社会也有偏见,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东西,看什么都是灰暗的。接受系统教育,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掌握了一种生存技能,而是完全走出了在阴影中生活的心理状态,走出闭锁的自我,学会了与人相处。只要你有实力,还是会得到敬重的。”韩芳就是带着这种自信,来到北京。1992年他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北京医科大学的研究生,进入该校第二附属临床医院――北京人民医院。

现在已是主治医师的韩芳,拥有自己独立的实验室和价值数百万元的科研设备。由于科研成就突出,他受到美国有关方面的邀请。虽然美国的科研环境优越,但他仍然决定留在祖国。

韩芳是幸运的,他生活在一个对残疾人来说,教育环境已经显著改善的时代。

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,我国残疾人教育工作进展明显,已经初步形成从学前教育、义务教育到中高等教育、成人教育的残疾人特殊教育体系。残疾儿童特殊教育纳入国家普及义务教育的总体规划,同步实施。目前,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已经成为残疾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主要形式,盲、聋、弱智儿童入学率已达64.3%。职业教育与培训初见成效。五年来共有89万残疾人接受了不同层次的培训。残疾人中高等教育也取得可喜进展。试办了盲人高中和聋人高中,相继成立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、滨州医学院、天津理工学院聋人工学院等三所专门招收残疾学生的高等学府。江办金陵职业大学、北京联合大学开设聋人计算机、针炙推拿、美术装潢设计等专业。上海美术学院开设了聋人美术专业。数千名残疾学生就读普通高校,上线残疾考生的录取率近几年稳定在90%以上。1994年,国务院颁布实施《残疾人教育条例》,保障残疾人受教育的权利。

正是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,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像韩芳一样实现了入学的愿望,沿着自立的阶梯攀登。

上一条:[齐鲁晚报]中国第一助残大学
下一条:[人物与报道]面对生活,她充满微笑--记省“十佳三好学生”、中残联“德敏学习成才奖”一等奖获得者任乐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