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/1.1 200 OK Date: Tue, 20 Aug 2019 20:45:14 GMT Server: Apache Last-Modified: Wed, 08 May 2019 08:42:28 GMT ETag: "c55c-5885c503b8500" Accept-Ranges: bytes Content-Length: 50524 Cache-Control: max-age=600 Expires: Tue, 20 Aug 2019 20:55:14 GMT Vary: Accept-Encoding Content-Type: text/html Content-Language: zh-CN [齐鲁周刊]滨医的残疾大学生们-滨州医学院
[齐鲁周刊]滨医的残疾大学生们
发布日期:1999-09-23 17:03来源:齐鲁周刊 编辑:王刚 责任编辑:资讯中心 浏览数:

1.假如地球与行星相撞

滨州医学院二系的朱天兴十几岁的时候,一场车祸使他的腿留下了永久性的残疾,面对他的从此将是一个残缺不全的世界。他感到绝望,他痛恨命运对他的不公。一次,他走在大街上,一群民工在嘲笑一位拄着拐杖的残疾人,他在顿时热血沸腾,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去,以自己瘦小的身躯与民工打起来,他要教训教训这些恶作剧的人们,要让他们明白,残疾人不但有自己的人格,而且他们的人格比别人更高尚!

“但是从那以后,”朱天兴说,“我整整两年没有出门。”

朱天兴已经被这个世界深深地伤害。他怕出门,怕见人,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有偏见的世界,这个世界时时刻刻在提醒他身体的缺陷,他只有走向内心,走向自闭。然而他是多么渴望把自己向世界全部打开,在一个晴朗的天空里潇洒自如地生存。多年以后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滨州医学院二系,在这里,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。

“假如地球与行星相撞,大家应该怎么办?”滨州医学院二系的刘志敏老师有一天这样问他的学生们。“大家去抱头痛哭?大家消沉悲观?大家大喊大叫?如果是我,我不会这样做的,我会泡上一杯很香的浓茶,然后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,我要坦然地年头这个世界的变化――也许我这个比喻不太恰当,但我要你们的是,命运中有许多无法改变的东西,大家必须接受和面对,大家必须首先承认天已经塌了,然后才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支点去完善改变自己的人生。世界上有许多不可改变的东西,也有许多可以改变的东西,大家要用这些可以改变的东西去弥补不可改变的东西。”

“你们必须走出自己的阴影,如果你们自己都看不起自己,那就没有人会看得起你们!”

2.妈妈背上的岁月

闫虎全现在是滨州医学院“北十字星”文学社社长,他来自山西省一个贫困地区。在闫虎全尚不懂事的时候,一次意外的事故使他的左手被严重烫伤,母亲倾尽了家产为他治病。谁知祸不单行,这时候他的奶奶去世了。他们家卖了一百斤口粮才给老人发了丧。三年后,有人告诉他上海有“名医”来太原会诊,母亲狠心卖了两只羊,拿着全部积蓄上了太原。做手术时,由于用的是“全麻”,手术后的闫虎全竟然不会走路了。大夫说是缺营养,母亲买了一篓鸡蛋给他吃,而她自己却顿顿喝稀饭……8岁那年,“名医”又来太原会诊,他又被送进了手术室。然而当他从麻醉中醒来的时候,发现母亲的六月的酷暑中身披棉被仍瑟瑟发抖,闫虎全的左手已变成了一个圆球状的怪物!

十几年后,在闫虎全的学业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他的父亲死于脑血栓。闫虎全跪在父亲的坟前,漠然地看着纸幌在风中瑟瑟悲鸣,他对母亲说,娘,咱不读书了。母亲生平第一次打了他一记耳光,他又怆然走在回校的路上。

终于,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闫虎全收到了滨州医学院的录取通知。他在秋风乍起的天气里坐上了开往山东的火车。同车厢里有许多刚被录取的大学生,但闫虎全知道他跟他们不一样,他的起飞比任何人都要艰难。作为一个尚未成年的残疾少年,他的天地是狭窄的,母亲就是他精神的家园,而今他将远离这个家园,去奔赴另外一个家园。他将在很长时间内看不到母亲那张慈祥而多皱的脸,听不见母亲灶间哔剥的柴火声。火车缓缓启动,泪水在他的眼中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.二系的课堂

朱天兴、闫虎全等人能够在滨州医学院的校园里团聚一堂,他们是幸运的。滨医二系,是全国第一个五年本科制的残疾人医学系,招收来自全国15个省市的残疾大学生。在全国高校的招生制度中,几乎所有高校都对残疾人考生进行限制。前几年,辽宁沈阳师大破例招收了5名残疾人大学生,在全国引起极大轰动。然而在滨州医学院,自1985年以来,已有595名残疾人在此就读。

1985年夏天,安徽籍考生张雷高考分数超过本省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69分,但是由于 他左眼残疾,最终被大学拒之门外。好强的张雷投书《半月谈》,请求社会给他一个公道,然而没有人给他这个公道。时隔11年,《半月谈》上这篇题为《谁来帮帮这个农民的儿子》的文章被滨州医学院的领导们发现了。“不能让这样优秀的孩子无学可上!”他们决定破格录取这位左眼残疾的学生到校就读。电话在《半月谈》杂志社、安徽招办、淮北考生张雷之间频繁往来。1996115月日,张雷终于来到滨医,领受了这份11年前就应该拥有的温暖。

滨医二系的贡献在于,它为残疾人的成长教育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。这里没有偏见,残疾人之间可以互相交流。“但是大家注意到了一点,”二系主任李克祥说,“大家不能仅仅提供残疾人之间互相交流的机会,而且要提供残疾人与健康人交流的机会,大家经常把一系学生和二系学生聚在一个大教室里上课,让他们互相了解。大家可以在一个学校中设立一个残疾人系,却不能高立一个残疾人学校,因为如果在校园中他们接触的全是残疾人,那么毕业后他们走到社会上去就不能有一个健康的心态。”

在二系这个大家庭里,他们多年来蛰伏的心在和煦的阳光中逐渐苏醒。在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中,二系学生踊跃参加,人们惊奇地发现,二系学生的水平一点也不比一系差。在学校组织的文学作品比赛中,前两名是二系的,在学校举行的演讲比赛中,前三名是二系的。学校在划分卫生区的时候,校领导提出不给他们分派劳动任务,但二系的学生不同意,他们主动要求了一块卫生区,而且几年来,他们的卫生区一直是全校最干净的。

“大家与健康人身体上有差异,但心理上不能有差异。”二系的马运鹏是一个开开朗的小伙子,他说:“过去我常常自卑,但现在我很自信,既然我自己许多事都比别人做得好,身体残疾又不是我的过错,那我为什么自卑?我现在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残疾人,也许只有当我用脚去踢别人的时候我才会想到自己是一个残疾人,但我是不会用脚去踢别人的!”

          4.暑假打工--大家的“阳光计划”

在校园这个象牙塔里,他们能够自由自在地生活着,到了社会上他们会怎么样呢?他们有一种危机感和紧迫感。就像白天到来之前,鸟儿会在黎明前的晨曦中亮一亮自己的羽翅,二系的学生很想走出校门去看一看。为了适应社会,锻炼锻炼自己的能力,也为了赚点钱,为远方的爹妈减轻点负担,今年暑假,他们实施了自己的暑假打工计划。

考虑到身体的实际情况,二系学生最理想的打工职业是家教。每到下班时间,学生们就举着牌子上街了。李峰同学在暑假开始的时候,找了三天没有找到工作。“那三天,我在脖子上挂着块牌子,在大街上转悠。没有人要我。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,就是通过给电台的主持人点歌,让她为我作一点先容,这一招很灵,我找到了两份家教工作,一个是初中毕业生,一个是初二学生,隔一天上一次课,每小时5块钱,20天下来,收入了250块钱。”

当我问到家长和孩子对残疾人有没有偏见时,李峰说:“没有没有,彼此都挺喜欢,两家人都面对我很客气,就像对待真老师一样,感觉很舒服,家长对我比较满意,每次去还请我吃水果。”朱天兴的家教是老师为他找的。他坦言家里穷,他想能在暑假通过打工挣足下半年的学费。他教的是两个女孩子,孩子的父母对他十分信任,他们白天不回家,就把这两个孩子完全托付给朱天兴。而且见面第一天,孩子家长就把一个月的薪水预付了。

“这家孩子的父母请我做家教,并不是让我教给他们孩子什么,而是让我教她们怎样去学,也就是让她们学习一种思想和精神。可是现在的孩子跟大家那时候不一样,总是开小差,有一次还不到休息时间,一个孩子忽然对我说:你走吧!当时我内心很悲凉,有一种被雇佣的感觉。”朱天兴说到这儿摇了摇头,笑着说:“大概是我太敏感了,这你也许能理解,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任性,这需要去引导嘛!”

在找家教的学生当中,俞国先是最幸运的。“我到了大街上,不到10分钟就有人来找家庭教师,这位家长的孩子也有点残疾,他们对于我能够上大学感到十分羡慕。那孩子挺聪明,只是不喜欢学习,喜欢说话,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调动他的积极性上了。家教效果还不错。家长不但把说好的工资全部兑现,而且额外给我买了一件T恤衫,康威牌的,名牌。”

在暑假找工的二系学生里,除了做家教以外,有的人在电脑企业帮忙,有的人当推销员,有的人去了报社,他们的收获有大有小,挣到的钱都不算很多,但他们过得都挺开心,因为他们头顶上的乌云正在一点一点地散去,他们终于可以带着健康的心情,走进生活的阳光。马运鹏同学业告诉我,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:“抛下大家的羞涩,留下大家的光彩。”这句话来自张海迪《生命的追问》。

上一条:[齐鲁晚报]飞吧,鸽子
下一条:[滨洲日报 渤海晨刊]暑假 他们没回家

关闭